一些小故事终 涅槃

远处天际射来温暖的光,闪得我睁不开眼。下午的宁静包围着我,追逐着我。

这一瞬,像鸟般飞翔。整个躯体,难言般轻松。整个躯体,飘在空中。

风吹向我下落的方向,呼啸着,不留情面。


猛地,我从梦里惊醒。刚才的情景原来只是个梦。不知为何,感觉如此真实。房间里寂静无声。斗室边的窗户外,有微弱的光。是个午后。

奇怪,身边怎么没人。

我洗了把脸,趿拉着拖鞋。推开一楼的门,外面是单元楼的小院,可是依然一个人都没看到。我一扭头,望着通向二楼的台阶。顿时,一股恐惧的感觉涌上来。

仿佛有人在悄悄说:“上来吧上来吧。”

我强忍住好奇,慢慢走向院外。院口的铁闸门半开着,依旧没有人。就在我迈步准备走出小院时,突然听到了人声。

“你醒了?”


猛地,我从梦里惊醒。什么?刚才又是个梦?睁开眼,母亲穿着围裙,正在床边笑着唤我。斗室边的窗户外,有微弱的光。是个午后。

我拿水抹了把脸,趿拉着拖鞋。推开一楼的门,外面是单元楼的小院,几个同单元的大妈正惬意着,仰卧在摇椅上闲聊。我仰起头,望向天空。高耸的单元楼压住我视野。

一扭头,又看见通向二楼的台阶。

那股恐惧感更强烈了。

一阵困意袭来,我无力地瘫在地上。

又是个梦吗?


我睁开眼。躺在那张熟悉的床。果然又是梦。房间里寂静无声。斗室边的窗户外,有微弱的光。是个午后。

奇怪,身边又没有人了。

推开卧室的门,墙上的时钟静止在13:41.厨房里,泡着水的电饭锅没有人管。几只洗干净的碗就放在池子边。一种诡异的吸引力愈发明显了。

看着通向二楼的台阶,脑海即将褪色的记忆,一点点聚合。无边的恐惧从身边包围。

再给我点时间,我就能弄清楚这一切了。

时间不多了。

眼前,院墙上的爬山虎一点点模糊。


我睁开眼,逃离那张熟悉的床。房间里寂静无声。斗室边的窗户外,有微弱的光。是个午后。墙上的时钟静止在13:41。

我套上拖鞋,朝母亲打声招呼,朝院外匆匆走去。

然而每一步,都比我想象的要艰难许多。通向二楼的台阶始终牵引着我,让我忍不住回头。

脑海里的记忆慢慢聚合,一阵阵剧痛袭来。

终于。我坐在院门口,无法动弹。


不知又过了多少次,有的时候,母亲在;有的时候又不知去了哪里。唯一不变的是墙上的挂钟,精准无比地指向13:41。

我用尽力量,企图远离台阶,走出院门。可是从没成功过。

而且,我隐约感觉,自己的力量一次不如一次。

脑海里,记忆一点点拼凑。消耗着我所剩无几的精力。


我爬下床,倚着墙,挤开卧室的门。墙上的时钟静止在13:41。我光脚走出门。终于倒在门口,正视着来自台阶的恐惧。

究竟为什么?!

模糊不清的意识里,一下子,回忆突然聚拢还原,一刹后又瞬间消湮。


我随着自己走上了台阶,一楼,二楼,三楼……



终于我意识到,这一切已无法挽回。

可是连流泪后悔的时间,都没有了。


我看着自己走上天台。看着自己纵身一跃。

远处天际射来温暖的光,闪得我睁不开眼。下午的宁静包围着我,追逐着我。

这一瞬,像鸟般飞翔。整个躯体,难言般轻松。整个躯体,飘在空中。

风吹向我下落的方向,呼啸着,不留情面。


–END–